搜 索

万博最低充值2000-类似雷速体育的软件

当今,Jean-Michel Gathy、季裕棠、雅布为首的男性设计师力量确实主导着酒店设计的风向,但女性力量的绝对不容忽视。(来源:界面旅行家)

女神节刚过去不久,去年奉上了瑰丽新老两任女掌门人Caroline Rose Hunt和郑志雯的故事。今年则聚焦专长营造酒店空间的女士们。

当今,Jean-Michel Gathy、季裕棠、雅布为首的男性设计师力量确实主导着酒店设计的风向。但女性力量的绝对不容忽视,虹夕诺雅御用东利惠、潮牌酒店教母Andree Putman、文华东方新宠Joyce Wang、西班牙国宝级设计女将Patricia Urquiola,无不革新着酒店的营造理念和我们的住店方式。

1

Monocle、国泰热捧

Ilse Crawford

如果你问我全世界住过的酒店里最喜欢那间,我会不假思索地回答——ETT HEM。ETT HEM是斯德哥尔摩使馆区一座1910年老宅改造的仅12间房的袖珍酒店。也是高冷的《MONOCLE》最爱的酒店之一。

这间酒店全然不见老宅的灰暗、北欧的性冷淡、精品酒店惯常的做作,19世纪古董跟上世纪中期出产的设计家具相互欣赏、灰色的木质镶板与镜面般闪亮的黄铜柜面相映成趣、时髦的灯具和Georg Jensen银烛台共同承揽室内照明。。。。。。每一丝混搭都是大写的恰到好处。

客房和玻璃温室更是把人们心目中最理想的家居场景都演绎了个遍。

悬在古老墙板上的先锋艺术品、堆成山的书册、与老式水晶灯斗艳的极简座灯、各式玻璃器皿与绿植的对唱、橡木与黄铜的交替应用,每一组搭配都让人有移植回家的冲动。

这一切的功臣正是英国女设计师Ilse Crawford。

这位姐姐打拼过建筑事务所、也混过媒体圈(Elle Deco创刊主编、也管过“短命”杂志Bare)、还曾效力Donna Karan,但最终还是在2003年自立门户,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设计事务所——StudioIlse,第一个项目即Soho House首间开出英国国门的作品——纽约Soho House。

在Ilse的巧手下,这座肉铺区的老仓库成功变身为附带少许客房的私人俱乐部,舒缓又颓废的乡间风格、加以沧桑又顽皮的工业感,令其瞬间成为纽约最避世、最受追捧的据点。连《欲望都市》的女主角也为享用其屋顶泳池而挤破了头(参阅SATC《Annabelle Bronstein》)。Johannes Huebl更是直言他甘当纽约Soho House的救生员。

除了好评如潮的斯德哥尔摩Ett Hem和纽约Soho House,Ilsa还操刀过Kranzbach、The Old Bell Inn等精巧酒店,但她近年来更容易被我们接触到的作品无疑是众精品店铺(伊索、Anya Hindmarch)和多间国泰休息室。

在香港、东京等地的国泰休息室,Ilse运用原木、金属、绿植、玻璃格,硬是在繁忙的机场营造出温室般的栖所,并兼具《广告狂人》式的复古+时髦。

头等休息室的卧榻隔间不仅成为飞友朝圣地,也以静谧、舒缓、治愈的氛围,令国泰休息室恍若隐世精品酒店般的存在,让消逝已久、优雅绝伦的泛美时代得以回归。

2

文华新宠

Joyce Wang

我承认Joyce Wang绝非我的菜,但我挚爱的文华东方近年来对其无比迷恋,让我逐步接受了她的设计理念。尽管我永远无法原谅她用珠宝风取代Peter Remedios为置地文华创作的先锋性感的旅居空间,不知该判定为画蛇添足还是毁灭,前后对比如下:

港女Joyce Wang在6岁时随妈妈探访了汇丰大楼,并为其魔法般的室内空间深深折服,从此立下了要当室内设计师的志向。

但当年的她或许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深受文华东方垂青,在距离汇丰大楼仅几步之遥处的置地广场,主导置地文华酒店的翻新项目。

不过也不该否定Joyce Wang为置地文华引入的新风,平心而论,用珠宝橱窗雪柜放置Welcome Amentiy的创意可圈可点,珠光宝气的室内质感也符合时下趋势。

▲ 墙面的放大版胸针和珠宝橱窗式雪柜相映成趣,让人禁不住把携带的珠宝“冷藏”起来。这种女性视角下的俏皮是男性设计师所不具备的。

▲ 墙面的放大版胸针和珠宝橱窗式雪柜相映成趣,让人禁不住把携带的珠宝“冷藏”起来。这种女性视角下的俏皮是男性设计师所不具备的。

抛开留恋Peter Remedios原设计这层感情因素,Joyce Wang以女性视角展现的自然场景依然精彩且厚实,其高潮莫过于全新登场的娱乐套房。

▲ 睡房墙面的曲面隐喻成排的树干,可理解为森林或小木屋的墙壁,让住客在钢筋水泥筑就的中环也能享用林间的悠然;蚕茧式的床背板引入了人力车元素,致敬了在地历史;填充式绒面革和穗状装饰是Joyce Wang的个人符号。

▲ 睡房墙面的曲面隐喻成排的树干,可理解为森林或小木屋的墙壁,让住客在钢筋水泥筑就的中环也能享用林间的悠然;蚕茧式的床背板引入了人力车元素,致敬了在地历史;填充式绒面革和穗状装饰是Joyce Wang的个人符号。

▲ 地面的水磨石和丝质地毯隐喻了大地山川、壁灯和化妆镜演绎了月的盈缺。

▲ 地面的水磨石和丝质地毯隐喻了大地山川、壁灯和化妆镜演绎了月的盈缺。

▲ 横跨整面墙的金属壁柜收纳了派对所需各项装备和补给,柜子外壁的树枝雕刻赋予了“林间寻宝”的趣味。

▲ 横跨整面墙的金属壁柜收纳了派对所需各项装备和补给,柜子外壁的树枝雕刻赋予了“林间寻宝”的趣味。

▲ 融合了自然、复古和工业元素的浴室还是令人眼前一亮的。

▲ 融合了自然、复古和工业元素的浴室还是令人眼前一亮的。

暂时还不好评判Joyce Wang为伦敦海德公园文华东方带来的New Look是否算成功,但从一窗之隔的海德公园汲取创作灵感的思路相当机智——用雾状镜面表达公园早间的晨雾、在地毯上抽象呈现树影、落叶和松果、借鉴园内路灯创作室内照明。。。。。。

加之填充皮革、丰富色彩和珠宝质感,不难让酒店主要客源——中东客群的欢喜。

至于Joyce Wang自己的工作室,那是在香港湾仔一个艺术空间改造的工作室,户外有迷你篮球场,内部讲求开放式格局,仅有少数工位和为数不多的员工。于她而言,她排斥大事务所模式而钟情小作坊格局。期待她的成长和新作登场。

3

Jaya的恩师

Anouska Hempel

这位英国美女除了设计师,还有很多重身份——模特、演员(出任过007邦女郎)、酒店人(执掌着Hempel酒店集团)、还是已故设计大师Jaya Ibrahim的恩师。

早在1978年,Anouska就创作了一间只有50间客房的精品酒店,每间客房都被赋予独一无二的主题、神韵和戏剧性。

这也是全世界最早的精品酒店之一,当年,厌倦了会计工作的Jaya Ibrahim经友人介绍来此帮厨。一次,Jaya精心创作的一份三明治被Anouska惊为天物,随即被Anouska任命为设计助理,并在10年后创立了自己的事务所,成为安缦和GHM的御用。

极尽天马行空的伦敦Blakes后,Anouska又凭借伦敦Hempel酒店,展开了自己的极简主义酒店哲思,由此展现了其无比先锋且宽广的“戏路”。这间崇尚“简即为美”的酒店显然对设计酒店的演变影响深远。而引领风尚的Anouska其实并未受过任何设计专业训练。

Anouska坦言自己从不休息,总是忙于满世界奔波,要么就在自己的私人游艇Beluga上沉浸创作。从她为自己创作的游艇上不能看出,她对Jaya风格的影响——无处不在的慵懒长榻、过滤光线的竹帘、还有对柚木的偏爱。

Anouska较新的作品其实我们都不陌生——新加坡Duxton六善酒店,这间六善都市系酒店的开篇之作更像是Blakes身在亚洲的妹妹,同样有着精巧的体量和自成一派的主题客房,但增添了对殖民时期的各种追忆、以及对东方风情的各种精妙解读。

4

4

虹夕诺雅御用

东利惠

东利惠女士和虹夕诺雅(星野旗下奢牌)缔造者星野佳路的交集始于80年代的康奈尔大学,当时东利惠主修建筑、星野佳路攻读酒店管理。两人常相约去吃猪排饭,星野佳路总会对冰雪运动滔滔不绝,东利惠则热衷分享各色建筑作品。

90年代初期,两人相继返日协助家族事业。星野家族于20世纪初创立于轻井泽的温泉产业早已众所周知。而东利惠的父亲则是大名鼎鼎的建筑家东孝光,去年刚被列入东京都历史保护建筑的——塔之家,正是东利惠自幼成长的所在。她至今还住在这座屹立了半个多世纪的袖珍住宅里。

为了对传统日式旅馆进行改革,星野佳路没少跟专注营造建筑空间的东利惠头脑风暴。后来,索性协同东利惠对星野家族轻井泽大本营的“蜻蜓之汤”进行改造。结果,改造后汤馆的建筑构造和与自然场景的交融一鸣惊人。双方启动了更为深度的协作——打造颠覆日式旅馆形象的虹夕诺雅。

2009年揭幕、由战国时期富商角仓了私邸改造而来的京都虹夕诺雅运用有限的地界,巩固了虹夕诺雅的革新者地位。

轻井泽和京都之后,这段校友之情还促成了更多旅居盛筵——富国岛的新派村落、河口湖的奢版营地、东京的高层日式旅馆(安倍为伊万卡庆生的据点)、巴厘岛的运河奇观。。。。。。无不转变着世人对隐世的固有认知。

纵观东利惠职业生涯,代表作几乎清一色的虹夕诺雅。可见她显然为虹夕诺雅、为革新日式旅居美学而生。而星野也有意令这位女将成为新一代日式居停的改革者和推进者。

后续,且看东利惠即将于宝岛台湾呈现的谷关虹夕诺雅。

5

西班牙女国宝

Patricia Urquiola

若非西班牙女设计师Patricia Urquiola为巴塞罗那奉上的那间性感、先锋的设计派文华东方。以端庄、传奇和东方色彩著称的文华东方品牌铁定要失去大把让人亢奋的细胞和谈资。

巴塞罗那是设计酒店之都,从不缺乏让人心潮澎湃的设计酒店,文华想借设计脱颖而出并非易事,但西班牙国宝级女设计师Patricia出马不仅让酒店艳惊世界,还把文华的优雅气质和东方神韵刻画得入木三分。对于这位初次主笔酒店的女将而言着实值得喝彩。

回看MO为Patricia提供的创作原材——一座古板的上世纪30年代银行建筑。Patricia巧用白色、屏风、简纸元素将建筑物处理得如万花筒般轻盈俏丽、瑰丽梦幻。

而她活化古董建筑的功力还不止于此,她还成功将紧邻柏林动物园的原丹麦驻德国大使馆改装成了轻快活泼的Das Stue酒店(现换牌Sofitel So),把米兰四季的地窖幻化成梦境般的地下泳池和水疗馆。无不把密实无趣的建筑肌理调校得轻盈活泼。

▲ Patricia为柏林Das Stue融入的众多动物元素让人忍俊不禁,其老楼每一层的楼梯间更是最最理想的居家客厅场景。

▲ Patricia为柏林Das Stue融入的众多动物元素让人忍俊不禁,其老楼每一层的楼梯间更是最最理想的居家客厅场景。

▲ 米兰四季的幽闭地窖在Patricia手下成了如梦似幻的水疗馆。

▲ 米兰四季的幽闭地窖在Patricia手下成了如梦似幻的水疗馆。

Patricia最新酒店力作位于亚洲——新加坡Oasia酒店。

6

女神杀手

Kit Kemp

任何胸怀少女心或倾心时髦的人都会对设计师Kit Kemp执掌并操刀的Firmdale酒店系列(共11间,位于伦敦和纽约)毫无抵抗力。

每间酒店都似在特选命题下展开的可居住的艺术馆。其对花艺、布料、摆件的掌控力着实令人惊叹。

Kit Kemp擅用各种色彩和纹理的面料营造出各种令人恨不得移植到家中的场景,一间酒店86间房全都自成一派根本不在话下,确保客人住86次都不重样、或总在86款客房中找到最具归属感的那款。

所有你能想到的美人都对Kit操刀的酒店一见倾心,酒店的绚烂场景还会直接影响她们的心情和衣着,大魔王和Queen S在住店期间的少女着装就足见Kit设计的感染力。

但Kit真正碉堡的还不只是其对色彩和面料的选搭功力,其用不尽的鬼点子才真的让人服气。在大堂里铺几条保龄球道、用52个搜罗自英伦三岛的菜篮子取代主流酒吧常挂的酒杯、往面料的绣花上添上足以PK蒙娜丽莎的笑脸。。。。。。。

但最令我服气的莫过于Kit为客人配备的报时工具:Crosby Street酒店靠一堆旋转的圆盘显示时刻,而Whitby酒店更厉害,其挂钟不断靠“人肉”用记号笔在表盘上更新时针位置。。。。。。

7

乐口福女王

Olga Polizzi

罗克福特Rocco Forte(十多年来我一直戏称其“乐口福”)一直是家族酒店集团,但从未像当下这般“家族”过,几乎每一位家族成员都全情投入、分担重任。

不过论Rocco Forte的顶梁柱,非Rocco Forte爵士及其妹妹Olga Polizzi莫属。兄妹俩上世纪80年代就参与到父亲缔造的酒店帝国,Olga Polizzi的角色始终是掌管酒店设计。

1996年,兄妹俩创立了专注于奢华酒店的全新酒店帝国RF(后演变为如今的Rocco Forte Hotels),旨在收购欧洲各地的古董酒店,并由Olga用其擅长的当代笔触激活老酒店顽皮、俏丽的一面。

Rocco为集团的定调是——每间分号都要最大化个性,但彼此要有成体系的共性互联。20多年来,兄妹俩一连收购了十几间古董酒店(但也会新建)。每接手一间,Olga都会从三方面加以雕琢——展现当地精神、提炼建筑灵魂、彰显家的温情。

Olga绝对是一位具有魔法的仙女,她总能借助当代元素结合古法,把垂垂老矣的古董酒店变得轻盈、俏丽、又不失古雅。别看现在当代风霸行其道,20年前打造出这般场景怎一个先锋了得。

▲ 如今隶属万豪豪华精选的布拉格Augustine就曾是Rocco Forte改造的酒店,十多年前就创作了壁画套房和占星塔变身的塔楼套间。

▲ 如今隶属万豪豪华精选的布拉格Augustine就曾是Rocco Forte改造的酒店,十多年前就创作了壁画套房和占星塔变身的塔楼套间。

Olga总能把老陈的居室装扮的时髦、舒缓、精神抖擞。无论座席的摆法、分区的过渡、面料的选择总能让人发现新大陆,惊呼“原来可以这么玩”。说来惭愧,十年前装修时我还特地参照布鲁塞尔Hotel Amigo的一个套间装修了自家的客厅。

但精妙和细腻背后全是Olga长期积累、潜心探索、高速运转大脑的结果。酒店厅堂里的挂毯可能是她在古董市场逛一上午的结果;书架上会出现她自己珍藏的珍本书;她会将肯尼迪和肖恩康纳利作为套间的创作灵感;把吉卜林住过的房间装扮成他笔下的丛林。。。。。。

她总会在怀旧和当代、繁复与简约、正经和幽默中找到平衡。比如吉卜林套房的居室足够丛林了,浴室就一切从简,全凭自然光来治愈、放上两张殖民风扶手椅点题。

Olga如今会和不少国际事务所协作,但主导Rocco Forte风格的显然只能是她自己。非常期待这位优雅、端庄、幽默、活力四射、崇拜Philippe Starck、有一位作家丈夫的英国女士的中国风演绎——坐等上海罗克福特西岸酒店。

8

8

设计酒店教母

Andree Putman

如果说Ian Schrager是设计酒店教父,那Andree Putman显然是设计酒店教母,她是为Ian Schrager成功勾勒第一间潮牌酒店——摩根饭店(1984年启幕)面容的人。

▲ 摩根饭店颠覆传统的大堂、法航协和客机时髦俏丽的机舱,都出自Andree Putman之手。

▲ 摩根饭店颠覆传统的大堂、法航协和客机时髦俏丽的机舱,都出自Andree Putman之手。

尽管摩根饭店现已停业并改装成公寓,但Andree Putman对于潮牌酒店形象的养成绝对功不可没。

这间酒店象征着酒店全新时代的开启——不再投放大量资金在无畏的装饰和公式化的格局上,而是尽可能地打破常规、以各种惊艳、新奇的视觉效果呈现,和模特经纪公司挖来的员工、寻求新派社交方式的名流和潮人交相辉映。其不锈钢盥洗盆和棋盘格拼砖在当年是何等弹眼落睛的存在。

老太太出身优渥,如果不是早年一场车祸,她本可能成为一位钢琴演奏家。后来,Putman深受YSL、Karl Lagerfeld等设计师的感染,逐步开启了自己的设计生涯。在摩根饭店后,她还参与了巴黎Pershing Hall饭店、沃尔夫斯堡丽思卡尔顿等酒店的创作。其经手的作品无不优雅得特立独行。

▲ 向来一本正经的丽思卡尔顿,在Andree Putman造化后也展现了内心调皮和反叛的一面。

▲ 向来一本正经的丽思卡尔顿,在Andree Putman造化后也展现了内心调皮和反叛的一面。

老太太的得意之作还包括法航协和科技、Christofle银器、路易威登单品等。巴黎娇兰之家珠宝盒般的内部空间也出自她之手。评论界曾有过这样的评语:“若Andree仍在世,太阳王路易十四一定会让钦定她操刀凡尔赛宫。“

2013年,这位潮牌酒店教母在巴黎16区的寓所中去世,走完了其87年的人生旅程。其女儿Olivia Putman已接过了其事务所的大棒,延续老太太的设计精神。

酒店界的设计女神还有很多,孕育了帆船酒店的周娟、热衷重塑古董酒店的Alexandra Champalimaud、还有如恩中的胡如珊、ACPV组合中的Patricia Viel。。。。。。时间和篇幅关系,留在今后详解了。这些女设计师的出场,无不以她们的细腻与敏锐,革新着酒店的营造方式、愉悦了我们的旅居方式、也点亮了我们的旅途。